首页 > 体育 > 正文

豆瓣开分9.3!周迅、黄渤为它叫好,我们不该错过这部佳片

发布时间:2020-12-14 22:21:53 来源:齐鲁经济网

排片太少!

虽然它的豆瓣开分高达9.3。

虽然周迅、黄渤、宋佳一众人专门为它发微博。

虽然它荣获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“最佳纪录片”和“观众选择荣誉奖”。

可它排片太少。

11日首映,坐标青岛,方圆十里仅两家影院放映,且都非黄金时段。

12日与13日,仅一家艺术影厅放映,之后就没了排片。

下午一点场,空荡的观众席

悄然上映,再无声下线,或许是它的既定命运。

可我不想,也不甘心让它的命运如此——

《棒!少年》

2020.12.11

就在今年7月,FIRST影展放映完《棒!少年》后,全场500位观众足足鼓了5分钟的掌。

映后采访,导演许慧晶哭了。

3年前,他去到北京昌平区市郊,在那见到了“强棒天使队”

这支队伍由15位7到12岁的男孩组成,专打棒球。

照相机一定格。

个个飒爽英姿,朝气蓬勃,乍一看像富家小少爷。

可事实绝非如此。

为探究竟。

许慧晶将镜头对准这群孩子,以队员马虎小双为主线,拍下了这部纪录片。

>>>>此生

马虎。

他比其他孩子晚加入棒球队,刺头一个。

不是掐这个,就是打那个。

拖把棍一抽,咣咣就跟人干起来。

下手还贼狠。

小双。

他是最早一批加入棒球队,性格与马虎完全相反。

忧郁内向,极少说话,存在感也低。

许慧晶说他身上有一种非常能打动人的伤感。

性格两极,都与身世有关。

马虎出生在宁夏一个国家级贫困县。

爸爸常酗酒逞凶,用棍子把妈妈打到吐血。

妈妈在马虎三岁时跑了,马虎就被扔给奶奶照看。

马虎和奶奶

马虎自称是青龙帮帮主,手下有500个小弟。

爱打架,不服管。

动不动就放狠话:

“一人一个指头就放在这里,一刀全部下,你敢吗?”

不过,小牙豁使威慑力大打折扣。

小双呢?

小双刚出生时爸爸就不在了,妈妈也跑了。

他还有个双胞胎哥哥,被送了人。

讲这件事的小双

小双自小便在姑姑、大伯、二伯家流转,没有固定的家。

刚开始,小双死活不去棒球队,其实是怕被卖了。

他觉得被卖了,就真没家了。

小双与二伯

要说苦,其他孩子也是如此。

大宝,妈妈未婚先孕,爸爸不知所踪,出生后便被寄养在一个法师那。

赵剑,妈妈去世,爸爸进了监狱,家里老人也无力抚养他。

李晓博,妈妈也已去世,五岁时,爸爸就死在他枕边,奶奶走后,户口本上只剩他孤零零一个。

赵剑在老家

强棒天使队其实是由孤儿或事实孤儿组成。

有次,马虎耍宝似地介绍自己:

“大家好,我叫马虎,今年十二岁。来自十字路口,走丢了,就让爱心棒球基地的人捡到了。”

>>>>求活

爱心棒球基地创立于2015年。

创始人 孙岭峰 ,前奥运“国手”,是国棒球联赛的三届盗垒王。

退役后,他卖房卖车,近乎砸锅卖铁地干起了基地。

教练 张锦新 ,人称“师爷”,已七十多岁,他是孙岭峰的师傅,培育了中国几代棒球人。

日常管理由 郭忠健 负责,他曾是清华大学棒垒球协会会长。

基地实行军事化管理。

早上六点起床,上午学习文化课,下午进行综合训练。

按照设想:

将来孩子们如果水平突出,可以进省队、国家队,成为职业运动员;或者拿到成绩,作为体育特长生进入大学;不做职业运动员,也能当体育老师或者教练。

基地是想为孩子们求一条活路。

可这条活路却不好走。

场地是花费大头,水电费、孩子们的吃穿用度,日日都要钱。

还有教育问题。

学籍难办,教学要靠志愿者老师。

片中有个细节。

入夜时就要把灯都关掉,因为一旦被发现举报就会停水停电。

但还是躲不过。

基地因各种原因搬了无数次家。

他们不断地走,不断地告别:

“谢谢场地,再见场地。”

孩子们站成一排,鞠躬,离开。

我甚至猜不透更不忍去猜,他们那时在想什么。

是失落,还是已成习惯。

小孩心理敏感,基地有心理老师。

心理老师说他们: “善的小人在慢慢长大,但是恶的小人绝对不会死。”

我想起孙岭峰那句: “阳光照在身上有多足,背后的阴影就有多深。”

>>>>>柔韧

片中有处绝妙的蒙太奇。

师爷罚犯错的马虎去操场边站着,对其余人训话: “应该把你们训练成一匹狼。”

镜头再转。

马虎在远处犟嘴: “我什么都不是, 我就是个流浪狗 。”

少年外壳虽坚硬。

少年内心也柔软。

初到基地,马虎跟父亲视频说: “这里有15个队员,都对我好着呢。”

其实,他早被排斥,没有人愿意和他睡一屋。

自己睡害怕,就往床上绑根绳子困住自己,再抱住旧旧的大白睡觉。

他没有行李,只有个本子,本子上是同学写的话:

“马虎,虽然你打过我们,但我们已经原谅你了,希望十年后的你站在我面前,已经是一个优秀的棒球运动员了!”

本子里夹着张女孩的照片。

马虎喜欢她是因为,别人都不跟他同桌,就她愿意。

他不恨抛弃他的妈妈,反而说: “想要妈妈回来,想让她知道,我现在的样子。”

他走夜路,万家灯火离他很远,他唱:

“妈妈呀妈妈呀我想你,离开你之后,我的天空就下起雨......”

无人回应。

那是全片最令我心碎的一处。

难用语言描摹,如遭重击。

对马虎来说,最重的警告就是让他回家。

一听,眼泪就扑簌簌地掉。

他以前在老家称王称霸,在基地,这套不管用了。

他颓唐地说:“这的社会太大了”。

要服众,就得打出球,不能靠拳头。

他变了。

为了练习挥棒,孩子们拿毛巾用力往板凳上抽。

马虎抽了一个月,毛巾抽烂,散成一条条丝线。

他们穿飞跃的球鞋,两个月能磨烂一双。

九岁的孩子,能练出八块腹肌。

还有手上反复冒出的冻疮、水泡褪成的老茧、手肘肩膀处贴的膏药.....

苦吗?

苦。

但不练棒球,他们或许一辈子都走不出原生困境。

在老家,马虎经常饿肚子。

还去街上捡烂果子吃。

有次奶奶出远门,马虎六七天没吃饭,只能强迫自己睡觉。

刚到基地,马虎不知道饱,吃到撑,撑吐了,吐了接着吃。

教练第一次带孩子们去吃羊蝎子火锅,一个男孩没吃过虾,带着虾头虾尾全吞了进去。

“不是他们选择了棒球,而是棒球选择了他们。”

孩子们爱流泪,却极少号啕大哭。

他们的观众里从未有他们的父母。

师爷是爷爷,孙岭峰像爸爸,郭教练像妈妈。

他们更像一家人。

>>>>叫板

师爷总教育孩子, “不能想赢怕输,而是要敢打敢拼。”

可岁月不饶人。

70多岁的师爷,年轻时因意外导致膝盖半月板撕裂,现已无法正常下蹲。

2019年年底,孙岭峰被诊断为心肌梗塞,差点丧命,自此心脏多了四个支架。

孩子们的学籍还没有着落。

但,人亦不饶岁月。

2017年,在日本小马联盟ECC杯比赛中,强棒天使队迎战印度尼西亚队、越南、中国香港和韩国队,4局胜了3场,被评为“亚太区选拔成长组冠军队”。

孙岭峰认为 “他们在国内已经无敌了” 。

2018年,强棒天使队又受邀去美国参赛,这是影片的高潮,留给大家亲自去看。

导演许慧晶说:

“在很长一段时间,我一直想把他们拍成一个传奇......我非常期待孩子们能有所成就,希望他们被认同从而产生希望,希望棒球能真正改变他们的命运。”

他们是在改变,却并非以英雄主义的叙事方式。

他们是以眼泪堪破这人间真相。

他们是以肉身撞破这原生牢笼。

但说这片沉重,是对它最大的误解。

镜头克制,未有一处有煽情之嫌。

影片结束时,我心头颤栗,而后大爽,只觉 “有这样的影片,国产之幸” 。

余华曾说: “作家的使命不是发泄,不是控诉或者揭露,他应该向人们展示高尚。”

《棒!少年》做到了,它展示了这些幼小而高尚的灵魂。

唯一遗憾,看到的人太少太少了。

《棒!少年》的海报上写着四个字:

叫板命运

片里片外,我希望它真能叫板命运。


本文相关推荐
热门推荐
图片
Top